森林与草地,那是我们阔别已久的故土,若还能再见到您怀中立.陶.宛的山林,我将俯身亲吻脚下的土地.

想当个绅士,就是那种十九世纪工业革命,皮肤上的凹陷有着泥土的色泽,口中含着杜松子酒的气息,脖子上的皮草还散发着加工过的味道,帽檐上是城市上空的积雨云般的灰烟,眉梢挂着清晨的白雾,林间的风穿堂而过,每天在钟塔的轰鸣声中睡去醒来,很有资本家的味道.

  倚在和大衣一样深色的椅背上,点起一支烟,在烟雾消散时幽幽地说一句:‘恕我直言,这里可不是您应该待的地方,小姐.’

露波.

 
 

  “唉,原谅我吧,像您这样身份高贵的小姐想要加入我们可是一件难事,单单是您的家境,就如同一条长河般将我们隔开.”伊利亚.弗拉基米耶维奇.布拉金斯基.闭上眼,又贴着杯沿啜饮了一口葡萄酒,继续说“倘若我要您逆拂您父亲的意愿,您也能做到吗?布尔什维克是一天看不见尽头的路,还是听从您所信仰的上帝的安排,嫁给一个富少爷,了却此生吧.”

   雅金卡.武卡谢维佐芙娜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,她望望伊利亚放在门口的行李箱,这个年轻人明天一早就要走了,带着他引以为豪的信仰踏上不归路,想到这,雅金卡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苦笑....

临摹  转——基督教刚传入北欧,丁马克在尤克特拉希尔树下送给诺威十字架的情景,早到历史和神话分不出界限的时期。

  不可否认,即使这种看法有些偏颇,但对于大家来说,凯尔也无疑是不称职一个新王,这体现在他对于突如其来权利的一无所知,和对于攻陷人类王国时的举棋不定。他第一次感到自己责任重大,每个决定都要左右权衡防止出差错.

  当清晨太阳还在层层云翳间昏睡时,凯尔就手拿一副卷好了的地图从寝室窗户溜出来,厚实的羊皮纸卷压不住少年迫不及待的心,继位以来的第一次出逃,还是为了去见一个熟人.他淌过冰冷的溪水,跨过广袤的草地,最终笔直的现在自己侍卫兼士兵的住所门前.凭借身份,凯尔认为自己要进谁家是无需敲门的,但出于礼节,他可不能这么冒失.开门的是个黑发青年,看样子看凯尔大不了多少,不过精灵的外貌...

  上课铃响过第二遍了,卡特曼仍然用手托着下巴斜眼瞅着布洛夫斯基那一头卷翘的红发,他不说话,只是在心里细数他身上所有的、叫人讨厌的因素。显而易见的,首先,在那绿色雷锋帽下是一头比火还红的头发,其次,他是犹太人,何况还是从泽西州来的犹太人。卡特曼浑身别扭,与生俱来的种族主义叫他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。于是他用手肘碰碰凯尔,趁加里森先生转过身板书的那会儿空档,压低声音说:“放学后我们一起去斯坦家打游戏机。”过一会才把这句毫无意义的陈述句补上其他的用意“不带你。”“得了吧卡特曼,是个人都知道我和斯坦的关系比你好。”凯尔脸都没转一下,隐约还能听见肯尼模糊不清的笑声。

  “该死的,肯...

南方公园.

临摹,侵删致歉.

临摹,侵删致歉.

临摹,侵删致歉.

临摹稚野,侵删致歉.

1 / 2

© 里奥阿查. | Powered by LOFTER